公卫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44|回复: 10

[讨论] 疾控要不要纳入医共体?加强基层公卫能力建设迫在眉睫(转)

[复制链接]
饲养员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后推荐绑定QQ,之后方才可以使用下方的“用QQ帐号登录”。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疾控要不要纳入医共体?加强基层公卫能力建设迫在眉睫) B+ f4 h9 i; |3 V8 f2 j, w& [
, O3 H0 g& Z( N
原创 高天和  健康县域传媒  昨天- T% K, x9 w4 Y; E: s
' g" E% S1 U* p
记者:高天和
  w) T0 E" _9 T- D2 E  b来源:健康县域传媒
6 k( [% Z9 v) P* H' a9 Z& c/ p9 a3 Z+ {. D# [* R
“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紧急应对统筹的有效性,以及医共体内丰富的资源储备考虑,我觉得未来应该要把县级的疾控体系全部纳入到医共体体系内来管理。”山西省介休市人民医院院长、医共体(医疗集团)理事长樊金荣在刚刚结束的“县域战疫进行时—医共体力量”的主题直播中坦承了他的观点。3 h; K( v) H/ Z9 j6 r0 V
7 W: r. \+ w. N, {5 k; L' }
他的观点得到了国内很多县域医共体负责人的认同。一位来自四川南充的县级医院医共体负责人也表示,“接下来,我们在推进现在的医共体体系建设方面,考虑把疾控以及传染病管理等公共卫生服务的功能整合进来,以应对突发事件的有效处理。”: S  w; y" Y2 s5 m" }1 P4 S5 z6 X

9 k7 v% b( U, N2 c5 h3 J县级疾控等公共卫生机构是否就要纳入医共体体系?医防融合和防治结合在基层卫生管理体系中该怎么去结合?3月22日,由国家卫生健康委主办、健康县域传媒协办的“星光计划”视频公开课上,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卫生服务体系研究部副主任苗艳青,世行贷款“中国医疗卫生改革促进项目”中央专家、安徽医科大卫生管理学院杨金侠教授,全国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专家组专家、浙江省德清县卫生健康局党委书记、局长马建根,山西省介休市人民医院院长、医共体(医疗集团)理事长樊金荣以及线上的来自全国数百家县域基层医疗机构的管理者进行了一场激烈的线上对话和碰撞。
5 ]6 K6 }. I# H- }& m) a9 A
9 P5 C* `5 z6 {; J/ Q据主办方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卫生服务体系研究部副主任苗艳青介绍,本次视频公开课是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的全国优质医疗卫生服务促进项目“星光计划”在战疫期间专门搭建的线上专业学习与交流平台,已经开办了三场关于医共体建设主题的公开课直播。该计划由阿斯利康中国公益支持,举办两年多来,有上千家基层医疗机构管理者和数万名基层医生受惠于其优质的课程培训。
3 j. ~. f3 f5 D& ]% F  i0 X' g' h1 C

  q4 o* q6 M+ _  x7 z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卫生服务体系研究部副主任苗艳青7 I& h* C7 b2 G/ U; w, S: d) A6 p
( [  Q9 S: t; P1 j% d! ]/ q7 k
01
& K& g& u1 q' b* h, c4 G) m医共体“战疫”优势明显  公卫机构功不可没6 b' k' t! L4 A

8 @1 o& e8 D4 \8 C9 {“在非典时期,医院之间防护物资调拨比较困难,防护物资储备不足、不均衡,有物资的医院往往捂着、盖着,物资储备不足的一线单位叫苦连天,防护物资的调度十分困难。借助紧密型医共体建设的优点,在此次‘战疫’中医用防护物资的统一调配极大地增加了医护人员的安全性。”樊金荣表示。& g9 ]6 r/ k0 p2 G

+ b9 {& J, h& u+ G/ b. L% K$ o  K) q* }# u
山西省介休市人民医院院长、医共体(医疗集团)理事长樊金荣9 q0 T9 i' i# \; m- e  J; |+ j
% K* v4 Q# m" H1 }7 d5 i6 z
介休市医疗集团组建以来,大刀阔斧,突破体制性障碍、机制性梗阻,加强系统集成、协同高效,紧密型医共体工作取得了重大突破。尤其是在疫情防控期间,当全国多地还没有意识到这场疫情的严重性时,介休市医疗集团组织相关专家,科学研判,在疫情刚发现时,就加大防护用品的储备量。此举在防疫物资奇缺的初期,有力的保证了全市医疗防护用品不断档。* u6 q) W  X/ A. X. S. c8 `2 E

7 t: c7 N+ Y" I% o樊金荣认为,“这正是医疗资源的整合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保证了人民群众的正常就医需求。介休市医疗集团改革的主要特色是医疗资源的整合,最大限度地整合现有卫生资源,构建整合型医疗服务模式”。5 q& q" r  q" y# M7 V; X, o# v

' A; E5 ]) d/ F: z1 K( H对此,马建根也认为,“医共体在战‘疫’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具体体现在医共体内部人、财、物资源的统一调配。可以短时间内快速集中大量资源,因为统一协调可以省去诸多步骤和手续,整个战‘疫’过程中所有任务都能高效、快速的完成。对医共体内部防疫物资不够的单位也可以及时调配物资保证供应。这是医共体体系最为明显的优势”。
' @/ z) f% x* I5 l- D' p
) I2 G% f3 I5 q5 t8 m+ R同时马建根也表示,“县域医共体的架构离不开公卫机构的参与,公卫机构在‘战疫’中发挥了自身优势,极大地提高了县域内公共卫生应急能力。在此次疫情阻击战中,德清县的防控体系经受住了考验,医共体建设在德清县防控中功不可没”。
9 h9 V2 h/ M/ R
- P+ Q0 V2 W( v0 [3 f马建根介绍,疫情爆发后,德清县卫健局立即针对疫情建立“集中办公,局长为组长”的工作机制确保疫情防控有序开展,加强与各公卫机构的”联防联控“配合。卫健局和其他公卫机构主要负责防疫整体工作,医共体主要对具体治疗工作负责。杜绝出现“边治疗边确诊”的现象,在治愈确诊患者的同时防止县域内发生传染。
, f9 @1 i8 o( ^& L1 i% a$ Q/ O! p, Q
马建根介绍到,“全县防控漏洞排查时各公卫机构群策群力,德清县的卫健局、疾控中心、卫生监督、医共体等专业人员组成专业队伍。每天对全县250家医疗卫生机构、留观点、公共场所等防控措施落实情况进行全方位检查”。此外,德清县卫健局还协同各公卫机构,成立210人的企业防控指导队,保证德清县复产复工任务的顺利完成。
( a5 O5 `& g2 q5 w* p' k' c  d
- {2 r  `* b# S多位基层疾控机构的负责人在直播过程中留言,认同马建根的总结。“疫情期间,我们疾控机构顶着各种风险上门入户进行流调工作,不漏掉一个疑似病例,甚至还要忍受各种不理解,但这些在一线奋战的疾控人真正做到了把控制住疫情作为自己天大的使命。”2 r( L" [& L. J5 _4 F8 C. `
4 z: u6 ^2 a7 D9 ]& c. {
02+ H' i3 T* m* }9 O5 I. F# r
公卫服务与医共体短板+ v% U/ F+ H, a' ^/ [3 h" k
) |! N8 A$ d. N( H
樊金荣在直播中透露,“疫情爆发以后,介休市医疗集团即建立了县域CDC的紧密合作,疾控中心主任兼任医疗集团的副理事长,整个疾控工作按照山西省卫健委的‘一兼两管三统一’的要求,由疾控中心和医共体共同管理”。
# d9 }9 A: M- v4 p8 m2 l) O- b8 @8 p; k/ G
“疾控中心(原防疫站)非典时期表现优异,但2007年后,我国的防疫疾控体系发生重大改革,原来的防疫站拆分为卫生监督所和疾控中心,导致疾控系统功能减弱,人员减少,任务增加。很多想做的事情,也未必有人力做得到,所以要想真正的医防融合,疾控系统离不开医共体内丰富的人员、设备力量,所以应该要让县域疾控系统真正融入医共体建设中来。”樊金荣明确表达了自己的理解。
4 |+ W6 j! z( F$ N6 I$ `9 ]1 ?/ U" n# U( d# o
马建根对医共体内乡镇卫生院的医疗服务和软硬件能力在这次疫情防控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做了分析,疫情发生后,由于基层卫生服务机构的硬件和医疗能力跟不上,乡镇卫生院体量小,床位不够用,一旦有出现发热的疑似病例,需要做出隔离,基本上一个乡镇卫生院就废了,其他的事情就没法再干。加上基层医院医疗设备等也跟不上诊疗需求,在处理预检分诊病人方面就捉襟见肘。
- `2 C( R1 N6 y: I, o' I/ R3 B( c& Z! x! ~

6 Y/ M: i( Q7 q/ Z8 g2 N9 [1 `浙江省德清县卫生健康局党委书记、局长马建根; |  P' J$ g' D/ l4 B1 O
  E/ W2 Q6 a  \" L1 O% s
马建根指出,在整个疫情过程中暴露出的问题还比如,基层机构发热门诊没有单独场地,人员配置资源不足,医护人员地位能否得到保证,财政补助不足等具有深远意义的问题,这些问题的重要程度不逊于医共体建设。他认为这也是医共体建设中现实存在的短板,需要在未来的医共体体系建设中补足短板,特别是在硬件设施需要和信息化建设方面。# M8 W" ^$ j4 m8 B6 r
, c0 |9 p' z: @( t" I
也有业内人士坦言,在乡镇卫生院及以下的医疗机构,公共卫生服务都是在一起的。除了日常国家的公共卫生工作统筹安排之外,健康促进、慢病防治、传染病管理、尤其是职业卫生、放射卫生、学校卫生、精神卫生等公共卫生服务的内容目前在基层几乎是处于难以应对状态。& d3 R1 z, t: X! t9 z1 @% ]6 K5 b
* Q1 a3 ?+ R) k7 K" _8 P/ e
杨金侠也在访谈中表示,“县域内的健康治理体系一直提倡纵向到底、横向到边,但实际上还有不少‘断头路’,完全贯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从纵向来看,在县级层面,疾控中心,妇幼保健院等按照职能分工提供专业公共卫生服务,但到了乡里,则所有的医疗、公共卫生等服务都压在了乡镇卫生院头上,乡镇卫生院在人力不足、质量相对不高、任务繁重的情况下,要承担那么多的任务,做‘健康守门人’怎么守得住,村级就更弱了。只有一方面快速加强乡村两级的能力建设,另一方面通过医共体的建设,让县级的疾控、妇幼保健、卫生监督以及县级医疗机构作为乡村两级的‘娘家或亲戚’承担兜底和支撑功能,才能在应对疫情这样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为县域内的百姓织起一张防护网”。
( a$ J+ s, y7 i( l
8 h0 r0 q% e1 K$ z+ m
( M6 J5 a2 N; m9 x( v  b世行贷款“中国医疗卫生改革促进项目”中央专家、安徽医科大卫生管理学院杨金侠教授3 k6 b0 q: z: T* j4 V. e

. A) Z4 W" n* i, t+ p7 C杨金侠话锋一转,如何让县级的疾控机构纳入到医共体中,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其中,医共体组织架构的设计、医共体内的管理体制与激励机制设计等是重点要思考和研究的问题。从横向看,县乡村级的政府相关机构应在县域内的健康治理中作为责任主体来体现。比如在日常的公共卫生服务中,其他相关部门的支持、协调和配合就需要政府出面,在战“疫”中,一些防护物资的储备、购买、调配等也应该是政府负责,而不是由各级医疗机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 “用野菜充饥”,把医护人员暴露在“敌人”面前。# R" ~. V1 m' Q& ?
/ B5 G$ V! a/ \6 J, d! X5 B
03
9 N$ }4 u: g: \疾控要不要纳入医共体之争2 q* J7 ]( w+ l% A' I, D8 a" a2 j

- l0 T3 U7 D. m  D; |1 j在直播讨论环节,就县级疾控系统和医共体是否能真正的融合,疫情之下可以紧密配合,疫情过后各体系配合何去何从,是否可以建立长效配合机制?马建根认为,“基层公共卫生防控要在医共体建设中加强,以前医共体建设的主力是各级医院,后疫情时代,医共体建设也应在疾控系统重点发力,才能真正完善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 F4 `; F. g3 I9 u% U" T

" r* p  g' n6 g% o8 }; J% n  w4 b3 W* ^实际上,在国家卫健委推出的《关于开展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试点的指导方案》中,明确强调了“坚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防治结合的功能定位,医共体牵头医疗机构重点承担急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和疑难复杂疾病向上转诊服务,统筹管理医共体内疾病预防控制工作。”/ O/ ]) D7 A( q, J# O2 u) v9 J
1 U0 t- @% ^; o
尤其是本次新冠肺炎突发疫情以来,一些县域医共体负责人认为,为了更好地加强医共体内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管控,医防融合需要更加紧密,不如直接将疾控机构完全纳入到医共体体系里。0 G$ {% ~; J, S; j6 F

6 w9 ~, _; ~: N5 c对此,有关专家明确提醒,“加强融合,强化公共卫生服务能力,但一定不是简单的合并,这是比较危险的,毕竟医疗体系和公共卫生体系的职能定位还存在着差别”。在国家的医共体建设指导文件中也只是表述为“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要加强与医共体的协作配合,做好技术指导、培训和业务管理,推进疾病三级预防和连续管理。”
( e, g+ _: G. R. `7 N& U2 v4 |9 j) K+ S6 i
“医共体与公卫机构的结合首要的是找到切入口,平常的工作中,需要通过职能的重新定位、需要通过目标考核、需要通过激励制度设计,让疾控机构参与到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中。基本公共卫生项目的经费分配问题可能是驱动融合的主要因素,目前这笔钱基本在乡村两级使用,疾控机构没有参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积极性”。杨金侠表示。' o& w8 [/ E5 E3 R

5 }$ H/ e# m5 o! ]) z$ W  d3 k杨金侠特别提醒,如果没有足够的投入作为支撑,疾控系统就无法真正参与到医共体的建设中。尤其是在疾控系统经费不足,人才流失严重的现状下。
, _; l+ g; \/ s% z& P4 e- O. ]2 G0 [3 }: \
苗艳青则认为,由政府主导来建立协作体系,让其他部门也参与,避免卫生系统单打独斗。可以把防控纳入绩效考核,调动大家的工作积极性。在拨付资金时,尽量固定拨付时间和比例。在基层卫生系统人员数量不足的情况下,尽可能保证资金支持。这对于医共体自身建设,疾控系统等公卫机构自身建设,还是下一步的多方融合都具有重要意义。
4 ?6 [9 D# N5 K8 O( H) {6 n9 j' V0 M  K9 F( j: l
慢病管理,防治结合等工作最好交给专业部门,给医共体充分的力量做好疾控工作。此外,疾控系统要和临床相结合,采取‘平战结合’,设立县域传染病医院,推进县域传染病防控医防融合。4 a- F% v% n& Q7 k! M9 O
8 _2 h; x! T6 [/ f" z& c/ r0 v
苗艳青认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一些体制建设、各系统间系统配合等方面的问题,下一步需要深入的研究如何增加医共体内资金的使用分配,寻找完善疾控系统等公卫机构与医共体的切合点。因此,下一步要疾控系统细化定位,明确国家各项卫生健康财政资金是否能在医共体内和其他公卫机构合理分配都是亟待解决的重点任务,加强公共卫生队伍建设和基层医疗机构防控能力建设,推动医防结合。这对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医共体建设乃至健康中国发展战略都具有重要意义。& O! D. y' F- d# D8 L4 W7 K

) L% t+ w: @. j$ y% A! h1 `
. \% m4 U7 ]0 P% d* T2 m
 楼主| 饲养员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在幻想改革的时候人家已经在讨论吞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秦莞尔天涯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吞并就吞并吧,没了也好,跟医院在一起还能加点工资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haturbate 发表于 6 天前 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秦莞尔天涯 发表于 2020-3-26 16:33
, T3 V6 I2 [8 I% ~6 ^吞并就吞并吧,没了也好,跟医院在一起还能加点工资 。

; d, B6 k9 X! G6 P想多了。去了医院还不如全额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简简单单61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多了。去了医院还不如全额呢,到了医院照样会边缘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hevchenkooo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就是医院的公共卫生科、院感、医管办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henziqiangNB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简简单单61 发表于 2020-3-27 15:10" |/ U7 y0 e3 @' t% @  t$ _/ t
想多了。去了医院还不如全额呢,到了医院照样会边缘化
/ g9 O. y6 r! P: R
在医院能拿平均奖,就算地位不高,待遇稍微好一点,我们这医院的初级职称加上平均奖能达到我们疾控的副高以上职称的收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ave0205 发表于 前天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冠疫情引发疾控改革的思考:
# S2 L$ B& U; G4 L# ?* h, k1、做强做大国家疾控中心,引领疾控事业发展,加强国际合作,展示国家疾控形象2 M) g' B5 W0 y, a' O
2、充分发挥省级疾控中心的作用,作为国家疾控的分支机构,统筹各省的疾控工作
+ w5 M0 M+ ?, p% Z9 H% F; h2 j3、市级取消区疾控,并入市级疾控中心7 v6 D; z6 {) t" B1 N$ e
4、县级疾控中心并入当地人民医院,在人民医院或医联体加挂疾控中心牌子,融合当地最强综合性医院的感染科,加强传染病监测预警风险评估和处置。将临床中有关慢病、肿瘤医生纳入疾控事业管理,双重身份。2 R+ Z' H- }$ q
5、融合公共执业医师执业范围,公卫执业医师可以在临床感染性疾病科,慢性疾病相关临床科室执业学习,以使公卫人也具备良好的临床技能,为疾控事业加上腾飞的翅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64835861 发表于 前天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鬼?加个锤子加加加,公共卫生的任务都放弃了都不要了吗?公共卫生又不是临床医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64835861 发表于 前天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医联体的直觉就是政府不想掏钱,大医院想赚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充值|至尊会员|接种|公卫人 ( 沪ICP备06060850号-3 )

GMT+8, 2020-4-1 05:58 , Processed in 0.127672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