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公卫人 返回首页

申沐阳的个人空间 http://www.epiman.cn/?1182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论屠龙术存在的必要性(二)

热度 2001已有 194 次阅读2021-10-3 09:17 |个人分类:屠龙术

大概是从工作后开始,我私下里喜欢将我所学的专业——预防医学——称为“屠龙术”。这个词来自《庄子·列御寇》,朱平曼学屠龙于支离益,单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

说是有位叫朱平曼的人向有位叫支离益的人学习屠龙术,把家底儿都掏空学了三年终于学成,结果世上却没有恶龙需要去屠灭。我也一样,学习了五年,自以为身怀利剑却无处施展自起的杀心,那种四顾茫然的心态大概和朱平曼是一样的吧。

直到,现实让我认清了自己,我可能还不如朱平曼。

去年自九月开始到十二月底,我大概没有几天是能安稳坐在工位上的。手足口病、诺如腹泻、流行性感冒这些我以往并不在意的“小病”,搞得我焦头烂额。年底时我粗略算了一下,这些“小病”的聚集性发病是去年同期的四倍。往往辖区东面的小学刚起,西面的幼儿园也开始发生,两个刚刚关闭班级消毒完毕,东面的幼儿园也开始了。学校的保健老师开玩笑说,新人“镇不住”传染病。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以为我学到了屠龙术的皮毛,即便遇不到龙,斩个把虫豸是没问题的。

我错了。

我做不到。

我没办法,我甚至驱逐他们都做不到。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们被虫豸困扰,直到虫豸得逞所欲后了无生趣地离开。

原来我手中的并非利剑,大概只是一根有着微弱火苗的烧火棍,在未知的黑暗中防备着扰人的虫豸。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我的心有些累。不过好在就要过年,可以安心歇一歇了。

工作后的第一个年节,自然要回家见见家乡父老,宣告一下自己好歹有了工作。此刻的我心无旁骛,一心只想回家过年。在回家前两天,分管领导来我们科室视察,询问我过年回家工作交接的怎么样。

“年前的工作基本已经收尾,我回家期间有娟姐在,条线没什么问题。另外就是武汉那边最新消息说是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既然没有人传人,应该也没什么。”

就是这一句话,直到现在还时不时在我脑海中循环播放。在一个恰当的时间和恰当的地点我根据一个寻常的消息做了一个寻常的预测,虽然这个预测是错误的,这但种巧合也的确很容易让人牢记。

疫情初期,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难以分辨,但是年前的心累感觉也真的一扫而空。毕竟这一次,恶龙真的来了,谁愿意在后方安坐呢?在这段日子里有很多亲朋好友关心我,我看一看手中的“烧火棍”,转头笑着安慰他们。但即便我尽力克制,巨大的压力还是让我破防伤害了不该伤害的人。

不知道的你看没看到我发给你的那封迟到一年的道歉信,对不起,我心中充满了歉意。

疫情初期的那段记忆中好像黑白相片一样,黯淡无光。天是阴沉的,风是凛冽的,雨是冰凉的。虽然根据某些留下来的照片来看,这些记忆并不准确,那时候的确有一些好天气的。

那天外出任务回来,我开车载着田姐和小玉,行驶在乡间的柏油路上。突然眼前一亮,我下意识将车停在路旁,是一片开满黄色小花的油菜花田。

那大概是一个新建设的小景点,田中只用红色的毡布铺成道路,一些附近的居民和孩子三三两两地散布在其中,拍照、嬉闹着。

春日,午后。暖暖的阳光洒在我们三人未来得及更换的冬装上,让人感到一丝燥热。心也被触动,春天来了。

之后的某天,田姐喊我一起写《入党申请书》,我沉思了很久。我想了很多,大学时候的纠结,毕业前后的彷徨,刚开始工作时的成就感和被打击后的心累……最后这些都汇总到一个问题:我真的决定要为这个信念奋斗了吗?

当我走入社会,开始承担自己的那份责任。自接手条线的磕磕绊绊,到生疏地搬着相关规定,再到稍显游刃有余,这一路走来我并没有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做着一些普通的事。我只是尽力小心地挥动我手中的烧火棍,让它在守护人群的同时不要被凛冽的寒风吹灭微弱的火苗。而在疫情中,我看到无数微弱的火苗汇聚在一起,终于形成燎原之势……

我想,我的确已经树立了这个信念,并愿意坚持下去。


路过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会员|至尊|接种|公卫人 ( 沪ICP备06060850号-3 )

GMT+8, 2021-12-7 23:54 , Processed in 0.970181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