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公卫人 返回首页

申沐阳的个人空间 http://www.epiman.cn/?1182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论屠龙术存在的必要性(一)

热度 2002已有 266 次阅读2021-10-2 23:32 |个人分类:屠龙术

时间回到20197月,这一个月于我而言发生了两件大事,或者说一件大事:我顺利毕业且开始工作了。直到现在,当我回想起这一个月的经历时,心情依然很复杂,毕竟当初的我一度以为自己逃不出“毕业即失业”的命运。

从学校带回的行囊稍微打点一下便直接带到了工作地,上海远郊的一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我开始了人生的新阶段。

入职第一天,晕乎乎的我被大着肚子但雷厉风行的娟姐带着见了科室的同事,除了原先有过交集的几位,我其实一个都没记住,只是在本子上强行根据座位给记录了下来。

就如我刚刚所说的,科长娟姐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用了半下午的时间就把条线交接给我。接下来的几个月,我时常会庆幸自己当机立断地记了笔记,但同时也会懊悔当时为什么不直接用手机录制个视频。条线工作的多且杂、繁而乱超乎我的想象。

娟姐把所有常见的可能情况的应对方法都讲得很细,但一个两眼一抹黑的人想凭别人的讲述来想象出光明的样子,很难。一直到年底,我才敢说自己可以熟悉掌握。在这之间,当自己碰到实在拿捏不准的时候,也会打电话问娟姐,但毕竟初出茅庐,能自己解决的其实不大愿意多麻烦别人。当然,这个想法是不对的。汤老师告诉我,我们是为了工作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事,考虑那么多只会耽误工作,反而会更麻烦别人。

两周后,在带着我完成一次大型的宣传活动后,娟姐就住院生娃去了,我也正式地接手了条线。忘记说了,我接手的是传染病条线和肝炎条线。

时间到了八月初,条线方面的工作并不多,但一个其他条线的工作项目到了——居民健康素养调查。科室因为人员不多,一般是一个人接一条大的条线和一条小的条线,如果有这种大型项目的时候,一般是所属条线主导,其他条线人员来帮忙。因为这是健康教育条线的项目,所以我是来听安排的。对我这样一个新人来说,听安排的感觉其实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毕竟不用考虑协调关系、人际交流这样绝对短板,无脑跟着干就是了。但我还是想简单了。

首先一个,这边的农村颠覆了我对农村的印象。身为一个农村人,我起初以为全天下的农村都是我家乡一般,每个村簇居在一个居住区,四周散布着农田。这样的农村有什么难调查的呢?几十户的调查量而已,去村子里找门牌号就是了,了不得问问邻居。实在找不到也可以直接去村委或者卫生室,要么用大喇叭喊一嗓子或者微信群里吆喝一声,要么请村里帮忙找一下。但在这里,真的很难。如果电话打不通,且没有熟识路的人帮忙,你可能得找半天才能找到。举个例子,有时候明明门牌号相临近的两户人家,实际上却居住在村子的东西两头。

此外,更大的问题是,我听不大懂本地话,更不要说讲本地话了。所以面对不认识字无法自己做问卷而且听不大懂普通话的调查对象时,非得用自以为贴近人家生活的语言把书面语翻译出来并重复好多遍,然后将他们在或茫然、或无奈、或厌烦、或不忍的神色中说出的选项录入。在做问卷的时候我也会想,当这些数据归拢后,真的有代表性吗?应该吧,我这样自己回答,也许他们在设计问卷时候已经考虑到信度和效度了,这些,可能已经考虑偏倚了吧。

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夜里,我们等到最后一位调查对象下班回家,完成了调查。虽然事实上还有很多后续工作需要健康教育条线的小玉姐完成,但我的在这个项目中的工作已经收尾了。我彷佛完成了一项很了不得的事情,有种叫“成就感”的东西隐隐在心中萌发。这种感觉不错,帮助我度过了接下来略显艰难的一个月。

那天回去后,我有些兴奋,兴奋中起来一个想法:我想去海边看看,骑车去!这个想法一开始不算强烈,但经过一个月的酝酿已经成了非去不可的执念。

国庆节假期的第五天,我终于决定不去管那些加了四天班也没做完的工作,我要去海边。我起了个大早,骑着小林学长赞助的自行车就出发了。我在公园歇脚,在小桥上驻足,拜访了烈士陵园,最后来到了海边。

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情,就只有一个平淡的想法:

这就是上海的海啊。

我现在所生活的,以往未曾想到的“未来”,好像也还不错。

1

路过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会员|至尊|接种|公卫人 ( 沪ICP备06060850号-3 )

GMT+8, 2021-12-7 23:17 , Processed in 0.684588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